人民至上中国共产党没有自己的特殊利益

人民至上,中国共产党没有自己的特殊利益(人民观点)

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根本原因就在于,中国共产党始终与人民心心相印、与人民同甘共苦、与人民团结奋斗

“时代是出卷人,我们是答卷人,人民是阅卷人。”这是70多年来中国共产党人对“为谁执政、靠谁执政”问题的郑重回答。“共产党是为民族、为人民谋利益的政党,它本身决无私利可图”,不谋私利才能谋根本、谋大利,才能从党的性质和根本宗旨出发,从人民根本利益出发。党的十八大以来,从“人民有所呼、改革有所应”的全面深化改革,到“不让一个人掉队”的精准脱贫,从“刮骨疗毒、壮士断腕”的反腐败斗争,到“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生态文明建设,正是因为始终把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作为奋斗目标,中国共产党人才能以“功成不必在我”的无私境界和“功成必定有我”的历史担当,团结带领人民不断取得新的历史性成就,创造了震撼世界的中国奇迹,书写下温暖人心的中国故事。

二是构建体系化、规范化的定罪量刑体系。本着罪责刑相一致原则,根据不同行为的社会危害程度,规定不同的“重大损失”认定标准。鉴于以盗窃等不正当手段获取商业秘密的行为往往更加隐蔽、卑劣,社会危害性大,规定对此类行为可以按照商业秘密的合理许可使用费确定权利人的损失,不再要求将商业秘密用于生产经营造成实际损失。对于违约型侵犯商业秘密的行为,由于行为人对商业秘密的占有是合法的,危害性相对小于非法获取行为,在入罪门槛上应有所区别,损失数额应当按照使用商业秘密造成权利人销售利润的损失计算。

答:制定《解释》这项工作酝酿已久。最高人民法院民三庭从2018年起先后开展全国法院知识产权刑事审判工作调研、部分法院知识产权刑事案件阅卷调研、刑事审判工作座谈调研等多项工作;最高人民检察院第四检察厅对全国11个省份2017年至2019年办理的侵犯商业秘密刑事案件起诉、不起诉情况进行深入调研,并在全国经济犯罪检察部门对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法律适用问题开展了书面调研。我们在充分调研的基础上着手起草《解释》,先后多次征求中央有关部门、全国法院系统、检察系统的意见,组织召开专家论证会,并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充分听取了有关专家、企业、社会团体、行业协会、律师及公民个人等多方意见。

一是坚持罪刑法定原则,严格依法解释。《解释》严格遵循刑法的明文规定和立法本意,从惩处侵犯知识产权犯罪的实际需要出发,综合考虑司法实践经验,依法明确相关罪状涵义,厘清罪与非罪的边界。

答:知识产权刑事司法保护是知识产权保护中最具有强制力和威慑力的方式。党中央历来高度重视知识产权刑事司法保护。2019年11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强化知识产权保护的意见》进一步明确“加强刑事司法保护,推进刑事法律和司法解释的修订完善。加大刑事打击力度,研究降低侵犯知识产权犯罪入罪标准,提高量刑处罚力度,修改罪状表述,推动解决涉案侵权物品处置等问题”。司法实践中,随着社会经济发展,知识产权犯罪新类型案件不断涌现,知识产权刑事案件,特别是侵犯商业秘密案件,争议问题较多,亟需出台相关司法解释予以明确和规范。

问:《关于强化知识产权保护的意见》明确提出“探索加强对商业秘密、保密商务信息及其源代码等的有效保护”,《解释》对商业秘密的刑事保护主要体现在哪些方面?

问:请介绍一下《解释》的起草过程,制定的主要思路是怎样的?

中国共产党成立近百年来,由小到大、从弱到强,团结带领人民攻克了一个又一个看似不可攻克的难关。一个初创时只有50多名党员的马克思主义政党,何以成为一个拥有9100多万名党员的世界第一大执政党,并能经受起长期执政考验、改革开放考验、市场经济考验和外部环境考验?一个曾经四分五裂、战乱频仍的国家,何以在短短几十年里从饥饿、混乱、贫弱,走向独立、自由、民主、统一和富强,“取得了旧中国几百年、几千年所没有取得过的进步”?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根本原因就在于,中国共产党始终与人民心心相印、与人民同甘共苦、与人民团结奋斗。顺应人民求幸福、民族求复兴的潮流,站在最广大人民这一边,站在历史正确的一边,就能始终拥有面向未来、面对挑战、永立潮头的不竭动力。

三是明确法律适用、统一司法标准。针对当前司法实践中认识不一致的问题,《解释》予以明确和规范。如规定只有在商业秘密丧失非公知性或者灭失情形下,才能依据商业秘密的研究开发成本确定损失数额,而不应将商业秘密的研究开发成本扩大适用于各类侵犯商业秘密的行为,以统一司法实践认识。

三是坚持宽严相济,突出惩治重点。《解释》明确规定了从重处罚和不适用缓刑的具体情形,重点打击以侵犯知识产权为业和因侵犯知识产权受过处罚后再次犯罪的情形,明确了罚金刑适用标准,充分发挥刑罚惩治和预防犯罪的功能;同时规定了从轻处罚的情形,有利于化解社会矛盾。

“党团结带领人民进行革命、建设、改革,根本目的就是为了让人民过上好日子,无论面临多大挑战和压力,无论付出多大牺牲和代价,这一点都始终不渝、毫不动摇。”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内蒙古代表团审议时的重要讲话掷地有声。为什么我们党会把“让人民过上好日子”作为一切行动的根本目的?正是因为中国共产党“除了工人阶级和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没有自己特殊的利益”。这是由马克思主义政党的性质决定的,我们党谋的就是“绝大多数人的利益”;这也是中国共产党的信仰决定的,从诞生之日起,我们党就把“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作为初心使命。人民,唯有人民,才是中国共产党的根基所在、血脉所系。

没有比梦想更加激荡人心的力量,没有比追梦更加铿锵有力的步伐。2020年的中国,在坚决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的同时,也在争分夺秒地向贫困堡垒发起最后总攻。决胜全面小康、决战脱贫攻坚,这是14亿中国人民的共同期盼,也是中国共产党向人民、向历史作出的庄严承诺。

四是坚持凝聚法治共识,充分吸取各方建议。我们认真梳理研判了来自多方面的意见和建议,并予以了充分考虑和吸收,坚持在《解释》中凝聚社会各界的法治智慧。

答:商业秘密是由权利人自己采取保密措施保护的权利,不具有排他独占权,其本身界限相对模糊,国内外多方建议降低入罪标准,加大对商业秘密权利人的司法保护力度。《解释》充分听取各方意见,对侵犯商业秘密罪的相关问题进行了明确,主要体现在:

一是根据司法实践需要降低了入罪标准。扩充入罪情形,将因侵犯商业秘密违法所得数额、因侵犯商业秘密导致权利人破产、倒闭等情形纳入入罪门槛;根据司法实践的具体情况及征求意见期间多方意见,将入罪数额调整至“三十万元以上”。

有这样一组统计数据,令人感动: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过程中,全国3900多万名党员、干部战斗在抗疫一线,1300多万名党员参加志愿服务,近400名党员、干部为保卫人民生命安全献出了宝贵生命。人们常常以“特殊材料制成的人”来赞誉共产党员,其所以特殊,最突出的表现,就在于中国共产党没有自己的特殊利益;共产党员常常以“紧急时刻、党员先上”要求自己,就在于每个人在入党时都宣誓“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环顾全球,世界上很少有哪个政党像中国共产党这样,在理论上鲜明提出、在实践中明确要求以人民利益为出发点和落脚点;很少有哪个政党像中国共产党这样,把公而忘私、奉献牺牲作为对党员的基本道德要求。正是这种无私的精神境界、强大的人格力量,让中国共产党始终保持持久的向心力,让鲜红的党旗始终能凝聚起各种力量,把中华民族变成一个坚强的命运共同体。

以脱贫攻坚为例,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要求出发,全面打响了脱贫攻坚战,中国贫困人口从2012年年底的9899万人减到2019年年底的551万人,贫困发生率由10.2%降至0.6%,连续7年每年减贫1000万人以上。今年脱贫攻坚任务完成后,我国将有1亿左右贫困人口实现脱贫,提前10年实现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减贫目标,世界上没有哪一个国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帮助这么多人脱贫。如果没有坚守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如果没有秉持人民至上的价值理念,怎么能创造这样的人间奇迹?

得民心者得天下。始终把人民摆在至高无上的地位,不断增强人民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我们党就能始终得到人民群众的信任和拥护,始终保持马克思主义政党的先进性和战斗力,始终成为引领中国社会发展进步的核心力量!

始终坚持一切为了人民、一切依靠人民,把民心当作最大的政治,把人民作为执政的最大底气

二是坚持问题导向,有效解决司法实务问题。《解释》从司法实践需要出发,增加相关情节在定罪标准中的适用,构建合理的定罪量刑模式;规范假冒注册商标罪、侵犯著作权罪、侵犯商业秘密罪法律适用中的难点、疑点问题,进一步统一司法标准。

含德之厚,比于赤子。中国共产党人的为民初心,源自植根人民的根本立场,更建立在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理论之上。历史唯物主义告诉我们,人民群众是推动人类社会历史发展的最终决定性力量,是历史的创造者和书写者,是真正的英雄。一个政党只有与人民同心、同行,才能顺乎潮流、乘风破浪。1934年,面对国民党反动派的疯狂“围剿”,毛泽东同志底气十足地说:“真正的铜墙铁壁是什么?是群众,是千百万真心实意地拥护革命的群众。”2020年,面对新冠肺炎疫情的严峻挑战,习近平总书记深情感慨,“战胜这次疫情,给我们力量和信心的是中国人民。”从嘉兴南湖上的一条小船,到承载着14亿人民希望的巍巍巨轮,中国共产党之所以能够发展壮大,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之所以能够不断前进,就在于始终坚持一切为了人民、一切依靠人民,把民心当作最大的政治,把人民作为执政的最大底气。

在起草《解释》过程中,我们坚持了以下几个原则:

站在最广大人民这一边,站在历史正确的一边,就能始终拥有面向未来、面对挑战、永立潮头的不竭动力

《解释》共十二条,主要规定了三方面的内容:一是规定了侵犯商业秘密罪的定罪量刑标准,根据不同行为的社会危害程度,规定不同的损失计算方式,以统一法律适用标准;二是进一步明确假冒注册商标罪“相同商标”、侵犯著作权罪“未经著作权人许可”、侵犯商业秘密罪“不正当手段”等的具体认定,以统一司法实践认识;三是明确侵犯知识产权犯罪刑罚适用及宽严相济刑事政策把握等问题,规定从重处罚、不适用缓刑以及从轻处罚的情形,进一步规范量刑标准。